Rss & SiteMap

怀旧影苑 http://www.huaijiuyingyuan.com

动网论坛是使用量最多、覆盖面最广的免费中文论坛,也是国内知名的技术讨论站点,希望我们辛苦的努力可以为您带来很多方便
共64 条记录, 每页显示 10 条, 页签: [1] [2][3][4][5][6][7]
[浏览完整版]

标题:[原创]《苦斗》剧本(作者:笑渐不闻)

1楼
笑渐不闻 发表于:2010-12-16 1:53:46
 

苦斗(作者:笑渐不闻)

 

【时间】19477

【地点】胶东解放区某县

【人物】谢云卿(女一号):青妇队长

江映月(女二号):解放军宣传干事、文化教员

张家骥:解放军团长

谢占元:地主,还乡团团总

小桃:青妇队员

三姑父一名

解放军战士若干

男女老乡若干

还乡团团丁、谢占元家丁若干

【服装】解放军黄军帽(八路军式)、黄军装(带胸标)、黄绑腿

        蓝印花布大襟衣、红印花布大襟衣、素色旗袍

长袍马褂、黑色汉奸服、杂色团丁服

白色孝服、白色孝带

 

女声旁白:19477月,陈、粟大军奉命向外线出击,以策应刘、邓大军挺进大别山。陈、粟大军出击之后,部分解放区失去保护。土改中逃走的地主、恶霸随即组成还乡团,跟着国民党军回来进行反攻倒算,无所不用其极。留下的干部、群众与还乡团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,并付出了重大牺牲。在胶东解放区某县的谢庄,共产党员、青妇队长谢云卿处理完人员和粮食的转移事项后,最后一个离开,到几十里外的李庄老乡家里暂避。岂不知,致命的危险正在向她袭来……

 

第一场:黑夜,李庄老乡家

 

谢云卿盘腿(蓝印花布大襟衣、黑色长裤、赤足)坐在炕上,借着马灯的光线,纳鞋底。炕桌上放着一碗水。

急促的敲门声、狗叫声。

谢(惊愕地抬头):这么晚了,谁啊?

三姑父:云卿,是我,三姑父。有急事找你!

谢(穿鞋下炕,开门):哦,来了来了!

三姑父(服装待定)推门进来。

三姑父(伸手去拉谢):云卿啊,你赶紧跟我回谢庄去。谢占元要找你问话。

谢(把三姑夫的手甩掉):谢占元找我?我去了他那里,还能有什么好?不去!

三姑父(一拍大腿):不行啊,云卿!谢占元说了,要找不回你,他就把我们全家都杀光!

几名团丁(黑色汉奸服或杂色团丁服,下同)满脸杀气,提着长短枪、麻绳,破门而入。

谢(冷笑):哼,原来你们早就合计好了!三姑夫,是你给他们领来的?

三姑父(结巴):这…….

谢(面向团丁,讥笑):找去问话,带绳子干什么?

团丁甲:怕你在路上跑了,不得不把你绑上,嘿嘿。

谢(沉吟一下,面色归于平静):那好,三姑夫,我跟你回去。我一人做事一人当,决不连累你们!

谢(端起炕桌上的水,一口喝干,然后用衣袖一抹嘴):来吧,上绑吧!

谢转过身去,将双手背后。

团丁们用麻绳紧紧地捆绑谢。

谢疼得紧皱眉头。

 

第二场:白天,山间小道

 

还乡团的队伍行进在山路上。驮着谢云卿的马夹在队伍中间,马夫在前面牵着马。谢(蓝印花布大襟衣、黑色长裤、黑布鞋)被五花大绑,趴在马背上,面容疲倦、痛苦,长发披散下来。

团丁甲(一面走,一面拿手中的礼帽扇风):走了几十里山路,忙乎了一晚上,可算把这小丫头给抓到了!

团丁乙(狞笑):这次回去,非得好好收拾她不可。谢团总那些手段,可够她喝一壶的。

谢(抬头,大声):有什么了不起,不就是关进那个土牢,吊起来拿鞭子抽吗?大不了把命拿走!

还乡团团丁(狞笑):呵呵,你以为就这些?等着瞧吧!

谢陷入回忆…...

 

第三场:黑夜,谢占元家小刑讯室

(回忆,用黑白色)

 

字幕:两年前……

谢云卿(蓝印花布大襟衣、黑色长裤、赤足)被吊在刑架上。

谢占元(长袍马褂)的家丁(黑色汉奸服或杂色团丁服)甲用鞭子抽谢云卿的后背。

谢占元:怎么样?答应不答应给我做小?

谢云卿(转过头来,怒目圆睁):你就是打死我,也不答应!

谢占元(满脸怒容):给我继续打!

屋外传来枪声。

家丁乙慌慌张张地跑进来。

家丁乙(喘气):少爷,共匪……共匪来了!

谢占元(表情惊愕):啊?这么快就来了?那还呆在这儿干什么?走啊!

谢占元带着家丁逃走。

张家骥带着江映月和几名解放军战士(几人均解放军黄军帽、黄军装、武装带、黄绑腿、白棉袜、黑布鞋)持枪冲进来。

张(一挥手):搜索这个大院,看住所有的人员和财物!

张看见吊在刑架上的谢云卿,将其解下。

谢站立不住,向地上倒去。

张(上前一步,扶住谢):妹子,你受苦了!我们是解放军,是穷人的队伍。你的苦日子,快要熬到头了!

谢云卿(喃喃地):解--军?穷人的队伍……

张(提高嗓门):对,我们不仅要把你们解救出来,而且要给你们分地分粮!江映月同志,你帮着照顾一下这妹子。

江(搀扶谢云卿):是,张团长!妹妹,跟我来!

 

第四----九场

(回忆,用黑白色)

 

(四)黑夜,谢云卿家。江映月(解放军黄军帽、黄军装、武装带、黄绑腿、白棉袜、黑布鞋)为躺在床上的谢云卿(肚兜?)敷毛巾、掖被子。

 

(五)白天,谢庄室外。江(解放军黄军帽、黄军装、武装带、黄绑腿、白棉袜、黑布鞋)手拿教鞭,指着黑板,给谢(蓝印花布大襟衣、黑色长裤、黑布鞋)等妇女们上识字班。黑板上写着:共产党 解放(繁体字)

 

(六)白天,谢庄室外。墙上贴着标语。张、江(解放军黄军帽、黄军装、武装带、黄绑腿、白棉袜、黑布鞋)、谢(蓝印花布大襟衣、黑色长裤、黑布鞋)带着老乡们(头上围白毛巾)开控诉大会,喊口号批斗地主(谢占元之父,长袍马褂),焚烧地契。地主跪在地上,戴高帽子。

 

(七)白天,谢庄室内。谢(红印花布大襟衣、黑色长裤、黑布鞋)领着老乡们,喜气洋洋地从仓库里往外搬用麻袋装着的粮食。

 

(八)白天,野外。江(解放军黄军帽、黄军装、武装带、黄绑腿、白棉袜、黑布鞋)和谢(红印花布大襟衣、黑色长裤、黑布鞋)带着老乡们分土地:拉绳子丈量土地,用锤子给分到的土地钉界桩,拿本子记录分地情况。

 

(九)白天,谢庄室内。谢(蓝印花布大襟衣、黑色长裤、黑布鞋)和小桃(服装待定)等为解放军做军鞋、拆洗缝补。

 

第十场:白天,山间小道

 

谢云卿(蓝印花布大襟衣、黑色长裤、黑布鞋)仍被五花大绑在马背、押解在山路上。眼神显得若有所思。再次陷入回忆……

 

第十一场:白天,山间路上

(回忆,用黑白色)

 

解放军攻打某县城。枪炮声、硝烟。

谢云卿(蓝印花布大襟衣、黑色长裤、黑布鞋)带着小桃(服装待定),抬着空担架(带拴绳,铺被单)跑来。

一名解放军战士搀扶着张家骥(两人均解放军黄军帽、黄军装、武装带、黄绑腿、白棉袜、黑布鞋),张腿上绑着一大片绷带、浸透鲜血。

谢(心疼的表情):怎么,张团长也受伤了!

战士:嗯,他中了几块弹片,留了好多血。现在这边抽不出人了,只能麻烦你们抬他去救护所了!

谢:放心吧,交给我们了!

谢利索地上前,帮着把张扶上担架,放倒,盖上被单。

谢和小抬着担架,快步走在山路上。

谢和小脚步越来越慢。

小:云卿姐,我实在走不动了!

谢:走不动也得走!没看他正在流血吗?早点到,他的腿、他的命才能保住!

小:云卿姐,你连着抬伤员都一天一夜了,鞋都跑没了,脚都磨破了,你看啊!

谢足部特写,光脚上淌着血。

谢:这算什么?

谢和小都筋疲力尽,大口喘气。小桃趴在地上,动不了了。谢调头看一眼,独自将担架的拴绳套在肩膀上,艰难匍匐前行,身后留下一条长长的血印。

远处,两名解放军军医(解放军黄军帽、黄军装、武装带、黄绑腿、白棉袜、黑布鞋、白底红十字袖标)正朝这边跑来。

眼前的景物逐渐发虚,谢昏倒在地。

 

第十二场:白天,谢占元家大院

 

团丁们将被五花大绑的谢云卿(蓝印花布大襟衣、黑色长裤、黑布鞋)押解到达谢庄,进入谢占元家大院。

团丁乙:唉,总算到了!给这小丫头关哪里?

团丁甲:团总说了,先给她拴柱子上。下午再杀几个,牢房就有空地儿了!

团丁乙用长绳将谢拴在大院的柱子上。

谢紧咬牙关,含怒不语。

在毒辣的日头下,谢满脸是汗,头耷拉下来。再次陷入回忆……

 

第十三场:黑夜,谢庄室内

(回忆,用黑白色)

 

江映月(白衬衫、黄军裤、挽起裤腿、无武装带、赤足)、谢云卿(蓝印花布大襟衣、黑色长裤、挽起裤腿、赤足)姐妹俩并排坐在炕上聊天。

谢:映月姐,这张团长真好,又能打仗,又有文化,人还长得精神。我们这山沟沟里,就是出不了这样的好男人。

江:嗯,他确实很全面,文武双全。他早先是沪江大学的学生,“七七事变”后,去延安参加了八路军。我算是他的学妹,不过,是去年才到苏北参军的…….

谢:他和你都了不起,我可佩服你们了!

江:云卿妹妹,你也不错啊!短短时间,进步这么快。而且多亏你,他的伤才能好,命才能保住。他在我面前,夸过你好多次呢!

谢:真的啊?

江:那还有错!

谢脸上露出甜蜜的神情。

 

第十四场:黑夜,谢庄室内

(回忆,用黑白色)

 

谢云卿(红印花布大襟衣、黑色长裤、黑布鞋)兴冲冲地拿着自己为张家骥做的军鞋,送到张住处。推开门,发现张和江映月·(两人均白衬衫、黄军裤、黄绑腿、武装带、黑布鞋)依偎着坐在炕沿上,张正侧身用扁梳子为江梳头。

谢生气地摔门而去。

张(追到门边):云卿……

张返回屋里,与江两人尴尬地相视而笑。

 

第十五场:白天,山间小道

(回忆,用黑白色)

 

谢云卿(蓝印花布大襟衣、黑色长裤、黑布鞋)与小桃(服装待定)相向而遇。

小:云卿姐,你怎么才回来?解放军都走了!

谢:啊,怎么说走就走?啥时走的?

小:刚走,大伙儿一起去送的。

谢:往哪儿走的?

小:往西。

谢一通猛跑,追到山坡上,看到张率领的解放军队伍逐渐远去。谢站住,依依不舍向队伍挥手告别。两行清泪淌下脸颊。

(音乐起)

 

  第十六场:黑夜,谢占元家土牢

 

团丁们押解着谢云卿(蓝印花布大襟衣、黑色长裤、黑布鞋)穿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-12-17 16:58:54编辑过]
2楼
笑渐不闻 发表于:2010-12-16 1:54:55
 

过长长的走廊,进入牢房。谢戴着手铐和脚镣。

江映月(白衬衫、黄军裤、无武装带、赤足)躺在牢房地上,戴着手铐和脚镣,遍体鳞伤。

谢(面露惊讶,上前几步,跪在江面前):映月姐!你怎么也被抓进来了,不是跟部队走了吗?

江(吃力地坐起身):云卿妹妹……是你?我是跟部队走了一段,但因为怀孕,被部队留在刘庄的老乡家里,让还乡团搜出来了。

谢(扶着江坐稳):我也是,还乡团也是满世界地找我。我躲到几十里外的李庄老乡家里,都让他们找到了。

江(露出苦涩的笑):云卿妹妹,很抱歉,我一直没跟你解释,其实我早就跟张家骥同志结婚了,只是没住在一起而已。

谢(惊讶地张大嘴):原来是这样……

谢(抓住江的肩膀,摇晃):映月姐,你告诉我,解放军为什么要走?到了你们也没跟我们说清楚。你看,大军一走,还乡团就回来了,乡亲们遭了多大罪啊?!

江(面色凝重):我不能透露军事秘密,只能跟你说:这个走,是暂时的;这个走,是为了全国解放的大局。

谢(似懂非懂地点头):哦,我明白了……我服从组织的决定。

江:他们给你过刑了吗?

谢:还没有,兴许明天就要过堂了。

江:面对酷刑,你一定要扛住。要你扛,其实我很不忍心,因为那些酷刑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。已经有好几个干部受不住酷刑,叛变、招供了。我就是叛徒出卖的。

谢:放心吧,他们就是打死我,我也不会招的!

江:嗯!他们想从我嘴里得到的,是部队的转移方向和意图;想从你嘴里得到的,是粮食的埋藏地点,还有党和群众组织的情况。

谢:明白!

江:你一定要保守秘密,像入党誓词说的那样。但是,守住秘密的结果,很可能就是牺牲。面对死,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?

谢:嗯!我绝不怕死!

谢(低头看江的背后):映月姐,你都有身子了,他们还这么对你,还把你手铐在后面,真是一群畜生!

江(略微转头,看一下背后的手铐):给我戴背铐,说明留给我的日子不多了。好几个干部牺牲前,都得到了这样的“待遇”。也许,明天他们就会把我绑出去杀了。云卿妹妹,今晚的时间太宝贵了,我们姐妹俩再好好说说话吧!

谢(满含热泪紧抱江):嗯!

 

第十七场:白天,谢占元家土牢

 

江映月(白衬衫、黄军裤、无武装带、赤足)、谢云卿(蓝印花布大襟衣、黑色长裤、黑布鞋)戴着手铐和脚镣,紧挨着躺在牢房地上(铺着麦草)。

两个团丁拿着麻绳进入牢房。

团丁甲:江映月,你该上路了!

江被吵醒,吃力地坐起身。

谢(也坐起来,一把抱住江,泪水涌出眼眶):映月姐!

江(露出凄美的微笑):云卿妹妹,你放手吧。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姐姐我先走一步了!

团丁乙将谢推开,开始给江打开手铐、绑上麻绳、插上斩牌。

江昂首挺胸,平静地接受最后的捆绑。

两个团丁(推着被绑好的江):走!

江(走到门口,突然转过身来,激动地):云卿妹妹,我觉得最遗憾的事,就是没能替他保住这个孩子。如果你能活下来,就请你转告他,以后每逢忌日,到我们母子坟前烧把香!

谢(满脸泪水地点头):嗯!

 

 第十八场:黑夜,谢占元家大刑讯室

 

墙上挂满绳子、镣铐、鞭子、刑具。

地面挖了水牢,安了大刑架,摆着老虎凳、高脚刑椅、火盆、水盆、杠子、其他刑具。

谢占元(长袍马褂)靠在椅子上,两名团丁在一旁站立。

谢云卿(蓝印花布大襟衣、黑色长裤、黑布鞋)戴着手铐、脚镣,被团丁押解进来。

谢占元(脸上堆着笑):云卿,好久不见了哈!这回请你回来,是想问你几件事。你把几件事说清楚了,我就放你一条生路。

谢云卿(转头不看谢占元):哼!

谢占元(继续赔笑脸):你知道,我们两家本来就沾亲带故,我当年还打算娶你做小,有感情啊!不到万不得已,我也不忍心……

谢云卿(变得愤怒):你还有脸说我们是亲戚?我家就败在你家手上!你还杀了映月姐和那么多乡亲!

谢占元(恼怒地用手指着谢云卿):那我爹不也死在你们手上吗?我听说,就是你带着穷鬼们分了我家的家产!

谢云卿(横眉冷目):我是带乡亲们分了你们家产,但没有像你们那样乱杀人!你爹是自己想不通,病死的!

谢占元:好好好!我再问你,你们把粮食藏哪里去了?

团丁甲(插话):对啊,国军正急着筹粮呢!

谢占元(用手捂住团丁甲的嘴):还有,共产党都留下了哪些干部,躲在哪里?青妇队有哪些人,躲在哪里?

谢云卿(干脆地):不知道!

谢占元(恼羞成怒):你不说是吧?那就让这些刑具来帮你说吧!

几个团丁给谢云卿打开手铐、脚镣,反吊在大刑架上鞭打。

团丁把谢云卿反绑在老虎凳上加砖。

团丁把谢云卿反吊在水牢的滑轮上,上上下下。

谢云卿被从水牢中捞出,无力地趴在地上,嘴角轻轻蠕动着。

谢占元(把团丁乙一推):去,听听她在说什么!

团丁乙(低下身去听,然后兴奋地站起来):团总,她招了,说是要带我们去找粮食!

 

第十九场:白天,山间小道

 

谢占元(长袍马褂)和团丁们押解着谢云卿(蓝印花布大襟衣、黑色长裤、赤足)去山里寻找被埋藏的粮食。

谢云卿被五花大绑,戴着脚镣,蹒跚前行。

团丁甲(用枪托敲一下谢的后背):快走哇你!你走这么慢,我们啥时能把粮食运回来?

谢占元(用文明杖挡住枪托):云卿,你说,埋粮食的地方到底还有多远?

谢云卿(转过身来):就在前面,那块洼地。

团丁们兴奋地朝着洼地跑去。

爆炸场面。

谢云卿嘴角露出得意的笑。

 

第二十场:黑夜,谢占元家大刑讯室

 

谢占元(长袍马褂)和团丁们推搡着谢云卿(蓝印花布大襟衣、黑色长裤、赤足)进入。谢云卿被五花大绑,戴着脚镣,走路踉踉跄跄。几人脸上都带着烟黑或土。

谢占元(恼羞成怒):好你个臭丫头!让你带我们找粮食,你倒好,带我们去踩地雷,炸死我好几个弟兄!

谢云卿微笑不语。

谢占元:你是活得不耐烦了,找死啊?

谢云卿:怕死就不会当共产党!你杀吧,给我来个痛快的!

谢占元:你别想来个痛快的!我要用一个礼拜的时间杀死你。给你准备了七种我发明的土刑,一天一种,让你点灯熬油地、慢慢地去死!

谢云卿:有什么毒刑,都使出来吧!

谢占元:听着,这是你七天的受刑清单:石头坠腰,剪子剪肉,香火燎肉,辣水灌肚,烧火棍打屁股,铁钉穿脚掌,铁丝挑脚筋。

团丁们一一对谢云卿使用上述毒刑……

 

第二十一场:黑夜,谢占元家土牢

 

谢云卿(蓝印花布大襟衣、黑裤子、赤足)遍体鳞伤,戴着手铐和脚镣,躺在牢房的地上(铺着麦草)。

谢占元(长袍马褂)拄着文明杖,走进牢房。两个团丁跟进。

谢占元(恶狠狠):谢云卿,你活到头了,明天我就杀了你!

谢云卿(艰难地坐起身,斜靠在墙上,声音微弱):好啊……我终于要解脱了……要去见映月姐了……

谢占元(咬牙切齿地):你活着没做我家的人,死了还得进我家的坟!明天是我爹的“七七”祭日,我要拿你祭我爹,给他殉葬!我要开你的膛,挖出你的心和肝!拿你的死,来镇住那帮穷鬼,看他们还敢不敢造反!

谢云卿(嘴唇紧咬,浑身颤抖,提高嗓门):谢占元,你想错了!你杀死我,吓不倒乡亲们!我死得越惨,越能激起乡亲们对你的仇恨!你的寿命长不了了!

谢占元(转头对两个团丁说):你们去准备一下,给她梳洗梳洗,打扮打扮。按祖上的规矩,参加祭祀都要沐浴更衣的!

两个团丁:是,团总!

牢房归于沉寂。

谢坐在地上,仰望天空,再次陷入回忆……

 

第二十二场:白天,谢庄室内

(回忆,用黑白色)

 

墙上悬挂着党旗。张家骥、江映月(两人均解放军黄军帽、黄军装、武装带、黄绑腿、白棉袜、黑布鞋)等人(其他人按身份配服装)在旁站立成一排。谢云卿(红印花布大襟衣、黑裤子、黑布鞋)正对着党旗站立。气氛庄严、肃穆。

张(手拿一张纸):同志们!由于谢云卿同志在支前工作中成绩突出,胶东军区决定授予她支前模范称号,并任命她为谢庄青妇队长。更为重要的是,党组织经过长时间考察,决定吸收她为中国共产党党员,并委托我和江映月同志做她的入党介绍人。下面,我们开始履行她的入党手续……

(音乐起)

张(举起右拳):谢云卿同志,请跟着我念入党誓词: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……(音乐代替中间的台词)永不叛党!

谢(举起右拳):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……(音乐代替中间的台词)永不叛党!

(音乐继续)

 

第二十三场:白天,山间小道

 

谢云卿(梳发髻,素色旗袍、白色长袜或短袜、黑布鞋)被五花大绑,昂首挺胸地骑在马背上,游街示众。

谢占元(白色孝服)和团丁们(头上围着白色孝带)、拿着长短枪在前后左右押解。

男女老乡若干站立在两侧目送,有的低头不忍看下去,有的抹起了眼泪。

小桃(服装待定)一手拿酒瓶,一手端碗,在人群中疾走送行。

(音乐贯穿整场戏)

 

第二十四场:白天,坟场

 

祭祀场面:白蟠飘扬,纸钱飘洒,唢呐声响起。

谢家老爷的坟墓正前方,摆放着供品。其中两个盆盛放着一些水果和菜肴,另一个盆空着(等着盛…….);一个小碗插着几支香。

坟墓一侧,几个团丁(头上围着白色孝带)正用铁锹在开挖一个新的墓坑。

谢云卿(梳发髻,素色旗袍、白色长袜或短袜、黑布鞋)被五花大绑,昂首挺胸地在新的墓坑旁边。

谢占元(白色孝服)和团丁们(头上围着白色孝带)站立在坟墓(供品)正前方。

男女老乡若干在不远处看着。

谢占元(低头看一下怀表,一挥手):时间到!祭祀仪式开始!

谢占元手拿三炷香,在坟墓(供品)正前方行三跪九叩之礼。

团丁丙和丁拿着尖刀,架着谢云卿,拖拽到坟墓(供品)侧前方。

小桃(服装待定,双手端着碗,从后面跑上前来):等一下!我给云卿姐送碗断头酒!

谢云卿(跪着转过身来):小桃,谢谢你和乡亲们来送我!这碗断头酒,我喝了!

谢(在小桃的帮助下,仰脖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,然后向男女老乡方向侧转身,抬起头,激动地):乡亲们,等解放军打回来,请把我的尸骨挖出来,跟映月姐埋在一起!我生是共产党的人,死是共产党的鬼!记得给我们报仇,永别了!

(胸部以上仰拍特写,定格,音乐起)

女声旁白:在还乡团反攻倒算的日子里,在胶东等解放区,不知有多少像谢云卿这样的干部和群众,艰苦地斗争,英勇地牺牲。人民共和国的旗帜,染有人民子弟兵的鲜血,更染有人民自己的鲜血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3楼
hhbb 发表于:2010-12-16 11:37:30
沙发
4楼
蓝印花布 发表于:2010-12-16 22:25:28
这本子是经典,拍的、演的也体现出了些本子的意境。
5楼
青山红蕊 发表于:2011-2-8 2:19:21
吼吼~~~终于看到笑渐的剧本了。。。赞一个!
6楼
ljwjl 发表于:2011-2-10 22:14:23
好剧本,发点花絮,欣赏一下。
7楼
wanli1961 发表于:2011-2-18 22:49:08
内容确实不错
8楼
qy3521 发表于:2011-5-31 4:10:11
真是好本子
9楼
如火如荼 发表于:2011-6-1 10:14:53
非常好的剧本,很喜欢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!
10楼
coldmail 发表于:2011-6-22 15:53:47
看过,确实不错
共64 条记录, 每页显示 10 条, 页签: [1] [2][3][4][5][6][7]

Copyright © 2000 - 2008 怀旧.影苑
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8.3.0
Processed in .04688 s, 2 queries.